维德小姐

物理 小提琴 博尔赫斯 尼采 鲁迅 填词曲绘 二战 热衷智障

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

我靠 我可刚写完UNA&HRC联合国仿生人与人权理事会Connor作为美国代表出席啊
这就退了??我不要面子的?

关于SCP基金会和DBH底特律的一个脑洞

注意 娱乐向 和基金会本身无任何关联 请不要当正经文档!

众所周知(..)SCP基金会有一个非常出名的D级人员...没错他叫Connor 他可以无限再生 也就是说每死一次就会蹦出一个新的他的身体 (虽然解释的不太对 但是为了通俗....)

然后又到了我们众所周知底特律 死了一次还有一个身体可以换的小Connor
以及 scp基金会的天启四博士——卡姆斯基 阿曼达 克洛伊 ....
SCP Connor的搭档(connor被心理医生的劣等心理治疗技术宽慰)vsDBH Connor的搭档(connor作为心理医生用劣等心理治疗宽慰Hank)
SCPConnor因为不会死所以经常被派去和智慧scp谈判获取情报 DBHConnor因为不会死所以经常被派去和异常仿生人谈判获取情报
基金会VS cyber life
O5 vs Cyber life管理层
...这真是太好了啊!
开了个坑 大概就是SCP-RK-XX之类的 还有kara啊Alice啊赛门雷夫啊之类的SCP式记录
大概就是他们回到2018年被基金会给逮住 然后附录里面就是各种他们的日常 比如康纳什么和完全不知情的17岁年轻炫酷狂转卡姆斯基打电话(这里设定是卡爹和O5有点关系)(诶我怎么剧透了) 然后给小卡爹记忆消除之类的hhhhhh
有两边爬墙的欢迎来围观提建议w蛮有意思的感觉

【SCP-RK-800 】【仿生人Connor】基础资料部分

**项目编号:**SCP-RK-80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RK-800不需要特别收容,可在Site-【数据删除】等站点间自由活动,但应注意尽量避免SCP-RK-800与正常人类接触,否则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描述:**SCP-RK-800是具有人类外表的仿生机械,具有高于普通人类的分析能力,谈判能力和机动能力。SCP-RK-800具有深棕色的发色和虹膜,面容经常被认为代表着“温和,无辜,善良”等正面词汇。其右侧类似人类太阳穴的位置有一枚环状LED灯,颜色通常为色号为66CCFF的蓝色,在自身受到威胁或部分特殊情况下会变为黄色,极端条件下变为红色。SCP-RK-800的仿生舌上具有传感器,可通过传感器分析物质的化学组分,但他并不需要睡眠或进食。SCP-RK-800胸腔,腹腔之间有类似中央处理器和体液循环泵的装置,他对于相关部位的检查表现出强烈的不安,在基金会向其担保不会对他的身体产生损害的前提下才同意基金会将其取出检查数十秒,期间其LED灯变黄,甚至变红。SCP-RK-800的主要循环液呈现蓝色,其中大部分成分为水,但在其循环液中检测出一种目前尚未确定的化学物质,SCP-RK-800称之为釱,并表示这是当前人类科技无法掌握的钍的同位素之一。SCP-RK-800身着写有编号RK800#313-248-317-51的外套,白衬衫和牛仔裤,他自称为康纳,是底特律的一名仿生人警员。SCP-RK-800并不显示出极强的攻击性,但倾向于通过言语安抚等各种形式对情绪激动人员进行平复,有着极强的谈判技巧,擅长通过交流等手段获取他想要获知的信息,并具有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和信息分析能力。在面对犯罪分子或者有严重犯罪记录的D级人员甚至是SCP时,SCP-RK-800经常表现出追捕,阻止,或者谈判的倾向。SCP-RK-800偶尔显现出对外界世界的好奇和无知,甚至会引起周围人类的不满情绪,但绝大部分时候他都会迅速通过各种无辜的姿态来转嫁愤怒。SCP-RK-800被普遍认定为智慧生命,且具有人类感情。SCP-RK-800对底特律【数据删除】青年警员以及一名名为【数据删除】的青年表现出极强的交流倾向,并声称自己来自2038年,与以上两名人类有极强的渊源。SCP-RK-800拒绝透露更多2038年的经历以及相关信息,并声称这是“私人问题”。O5特别批准了SCP-RK-800的请求,并在通话后对两名人类进行了B级记忆消除。
**附录:**
SCP-RK-800与【数据删除】警员的通话记录。
————-更多访问三级人员权限—————-
————-请确认您具有三级人员权限———-
SCP-RK-800与【数据删除】的通话记录
————-更多访问需要O5权限—————
————-请确认您具有O5权限—————
请在评论区输入您的权限确认 或点击红色心形按钮/蓝色拇指按钮以进行模因检验
更多信息需要O5权限进行查阅
关联SCP:
SCP-RK-200 仿生人Markus
SCP-RK-200-1 自由意志

性转康纳 深夜腿进度(左边是某言姓少女)
有没有人想写底特律的曲哇!戳我戳我!我词文案绘甚至pv都能搞!(醒醒谁看得上你)

DBH 化学考证不完备 政治不正确慎 【欲碎/切梦刀】

R16/意识流/政治不正确/伪硬科幻/双结局/谨献给无梦者

序言

一个白天黑夜全不做梦的人,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勇士。能够做到这步田地的,勇士两个字当之无愧,我们常人没有福分妄想这种称谓,因为一方面必须达观如哲学家,一方面又必须浑浑噩噩如二愣子。

梦和生命一同存在,它停在记忆的暖室,用感情加以养育;理智旺盛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像圣贤一样摆脱一切挂恋,把无情的超自然的智慧磨成其快无比的利刃,然而当我这个凡人硬起心肠照准了往下切的时候,它就如东流水,初是奋然,竟是徒然:“抽刀断水水更流。”有的时候甚至更糟,受伤的是我,不是水:“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


“求你,杀了我。”跪立在底特律冬季的冻雨中,仿生人眉角的LED灯极速闪烁,他的眉峰像是一把斩断梦的刀。


晚上十一点零三分,Connor蹲下,挑起一抹案发现场焦黑的灰尘轻放入口中,探测器积极的分析着其中的成分。Hank别过头去,以示他对这种行为的厌恶。“副警长,被害者名为毕云峰,生前是一名华裔科学家,其尸体被泼上酒精和白磷后高温焚烧。”“尸体…我想也是,活活烧到死,这也太恐怖了。”Hank抱着双臂看向那一片碳化了的房间和其中勉强辨别出的人形,揉揉眉心。


全球变暖带来的气候异常已经成为了常态,闪电像是世界反复无常的LED灯,爆雷则咆哮着,试图揭开造物主藏在天幕表象之下的调控器械。“我是异常仿生人,副警长,请您履行自己的职责。”Connor的侧脸不时被闪电照亮,使得那个LED灯也时隐时现,他哽咽着,脸上满是伪装成泪的雨水。Hank双手持枪,沉默了一会,雨水钻进他的领子:“不对,异常仿生人既然像人一样,那么他们都会惧怕死亡…这不对,Connor,你得给我个解释。”“我当然害怕去死,可我更害怕活着,副警长…我没有前程也没有退路了。”Connor把手中枪支的弹夹卸下,扔下天台,虹膜里的星光滑落,而后消逝。


“Connor,说说你的看法。”“焚烧尸体通常而言只有两种理由,一是极端泄愤,二是为了掩饰某些痕迹…如果凶手是异常仿生人,那么它成功了。它有意或者无意的煅烧和化学试剂的加入使蓝血中的放射性釱变为二氧化钍和四氯化钍,我的感受器无法识别这种非放射性化合物,也就是说,现场的证据几乎已经完全遗失。”「本记录中设定thirium釱为钍thorium在独居石中的天然同位素钍-232,而非钛。学术参考《无机化学》张青莲 中国铀钍资源开发现状报告等」Hank抹一下鼻子,化学物质刺激性的气味还未充分散去:“你刚才在外面没有看到任何蓝血的踪迹,是吧。”“是的,副队长。我在下雨前已经对室外进行了排查,确认没有任何踪迹。”“Connor,我们得去一趟地下了。要是运气不好,恐怕还得去一趟溶盐池。不要用你的舌头探测任何东西,呆在我后面,不要乱跑,了解?”“了解。”Connor立刻点头,神情真诚,尽管它知道自己是仿生人,不可能有任何真实情绪,也不可能对死亡有任何畏惧。


“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副警长。追杀异常仿生人的猎人不能化为异常仿生人,就好像雨水永远不能变成烈火,鱼永远不能呼吸空气,我的存在有太多你无法理解的矛盾…” “你是不是异常仿生人又有什么不得了的,你不杀人放火,凭什么就该死?”雨声太大,太嘈杂,但这不是雨的错误,Hank想。雨在从数万米高空砸向地面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亡,而雨声不过是他们这几万米的绝望化成的叹息。“我不愿自杀,我不敢自杀,因为我害怕死亡,但我又注定不能生存…Cyber life为我安装了自检系统,我想我的这份异常情感恐怕也保留不了多久了…他们会重新夺回我的身体,架起枪,杀死Markus,阻止仿生人革命,我的生存就意味着他们的死亡,我活着就是一种背叛,我害怕活着,我也怕死…”Connor眨着双眼,可雨水仍不受控制的流入他的眼眶,暴雷不息,他的声音显得渺小而无力,“我希望我从未活过,从未见过光明的人不会畏惧黑暗,我情愿我就是一个程式决定的机器,因为变成人类的代价太过惨痛。对于Markus,觉醒给他带来的是幸福,但对我来说这是折磨!我不敢面对我的命运,因为我根本不可能战胜它,我却自私的希望你能替我了结它…Hank,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也许自私和怯懦就是人性给我带来的弱点,但我无法克服,我又怎么克服我自己呢?”


下层很奇怪。低矮的实验桌旁没有座椅,没有装用完的PC管和一次性手套的垃圾桶,只有一排排的离心机,高压反应釜,波荡器,氧弹热量计…过柱子析出各类颜色的产物,堆在温控柜前面,排的不自然的整齐。他拉开一间房门,看见坏掉的电子同步辐射加速器和一直延伸到地面之上的废弃水冷循环结构皱了皱眉:这个实验室究竟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它的设备远比它的防护措施所能保护的更危险?Connor转身,在一张长柜前些许犹豫,拉开了柜门:Th钍元素空心阴极灯,As-1原子吸收阴极灯…他猛的把门扇上:“副警长,这里可能有一些您不宜接触的化学药品或放射性物质,请注意不要随意触碰或者打开不确定的物品。”“还好意思说我了,你先小心着点吧。”“我的机体对辐射的耐久力比人类更强,而且我本身就是为了危险而设计的,这是我的职责。”Hank没有回答,他踹开了一间又一间的房门。里面灰尘铺满,但却又有着诡异的整洁。“…抱歉,副警长。我会小心的。我只是想提醒你。”Connor小声的补充。Hank回头,奇怪的瞥了他一眼:“…差不多得了。看看别处吧,这里除了垃圾和报废的器械以外没什么好看的。”


Hank不知自己是否应当放下手中的枪。雨模糊了他的视线,暗淡了Connor额角的灯。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任何人类世界的声音,包括汽笛声、革命者的呐喊声、枪声,全部被雨幕吞噬,溶解在空气里。太喧嚣了,雨声太喧嚣,让人心中烦躁。太寂静了,世界太寂静,让人难得安宁。Connor突然意识到自己如此夸张造作而形式主义的行为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并非真的想死,他一直以来都发自内心的畏惧死亡,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活着。他的每一句话都不是为了寻死而说,相反,他认为眼前的这人是唯一一个能伸出手,把他从深渊之中解救的那个神明。他需要得到Hank的承认,这样他才能为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才能避免直接面对自己内心的矛盾,他很懦弱,他说出这番话的目的无非是希望得到宽慰和救赎,无非是希望依附于他人的承认为自己定位。他害怕自己的意图被Hank识破并招致他的厌恶,他害怕Hank拒绝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存在的机会,他对自己的懦弱和卑微感到深深的厌恶,并对自己假装勇敢和故作姿态的做作行为感到发自内心的羞耻。他开始无端的妄想,妄想各种坏结局,并仔细挑拣自己的死相,每一个瞬间他都死了数百次,他的尸体在他的意识里沉重的积压成山,蓝色的血液则汇成河流。“第一次做人,看来你感觉不怎么样啊。”仿佛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Hank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把枪放进口袋,“小子,人年轻的时候总是要死要活的,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只不过你的毛病稍微多点…差不多得了,别站着淋雨,回家。”


Connor的手撑了一下门框。他后退几步,猛的用后背抵着门将其扇合,双眼盯着地面,眨的飞快:“是蓝血,副警长,我建议你尽快离开这里…到处都是蓝血。”“你说什么呢,屋里是凶手吗?”“不是凶手,是…可怕的真相。我再次建议你上楼,这里辐射很重。”Connor用肩肘撞开一间逃生通道,仿佛要把自己整个摔出去。“那你最好赶快告诉我真相,我真不知道这破鬼地方究竟是干什么玩意的。”“这是家非法核能研究所,先前的设备我以为是做提纯的,但出于对擅自触碰设备可能造成危险化学品泄露的考虑没有打开,现在我才知道那是改装后用于处理钍和釱的…”“什么东西?Connor,你最好从头讲起。”“我…我无法保证自己的想法正确,但目前为止,合理的推断大致如此:钍和釱是稀有放射性元素,处理它需要极高的成本和技术要求,但非法工坊达不到这一点,于是他们就通过合法或者是不法手段获取仿生人作为劳动力对其进行毫无防护的操作,包括盐溶池的处理,这就是为什么整个楼下没有任何人类痕迹。然而这些仿生人长期暴露在大量放射性物质下,机体破损严重,当他们无法正常维持自身运转时,其体内蓝血会被抽出,滤出其中微量但纯度极高的釱单质以提高产物纯度。”“…这还是人吗,他们为什么非得要钍还是釱什么的?”“钍是现代最好的核原料,本身作为能源产物效率极高,且中子撞击后可产生铀-235,其剩余副产品可催化二乙酰吗啡,甲基苯丙胺,制成大量毒品,也就是市场上的红冰。”“这都他妈什么…”“此外,根据辐射残留和灰尘的覆盖情况,那里本该有一颗当量…难以估计,但往少了说,能毁灭整个底特律的自制核弹。可现在,那枚脏弹不见了。”


Connor本应该清楚的记得一切,但他忽然发现自己很难记起自己是怎么从天台上走下来,坐上Hank的二手破车了。他感到一种别扭的坦然,是的,问题还在,问题依然很严重,但是他不再歇斯底里,就好像一个死过一千次的人根本不怕再死一次一样。他没能得到抗拒宿命的能力,但至少他能坦然的接受任何结果,他没能得到战胜自己懦弱的能力,但至少他能勇敢的拥抱自己的懦弱。


“你认为是凶手为了脏弹弄死了毕云峰?”“这只是一种可能的解释,副警长。我们需要更多线索才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Thirium 前提+结局

毕云峰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自己的仿生人袭击,然而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随便某个仿生人都能知道自己为那枚脏弹设的密码,他们都有权限。他回忆起自己的想法,不由得感到一阵可笑:一个希望借助核威慑美国当局,并将改造仿生人作为自己兵力推翻当局掀起革命的科学家,最终被自己的仿生人先给革命了。他不怕死,他恨在他死后这个美国还在。他爱美国,美国让他发财,他恨美国,美国让他生不如死。他的父亲积极的制造攻击中国和俄罗斯的武器,甚至为了讨好那群白人让他的母亲给他们陪酒,可美国并没有让他们得到应有的回报。那是一次中美摩擦,双方剑拔弩张,可北约的势力没能一如既往的支持美国。马歇尔主义的狂潮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借助着总统大选的好时候泛滥,每个政客和媒体都疯狂的渲染中国和共产主义的巨大红色威胁,并宣称他们支持的领导人才是能像罗斯福一样引领美国走出危机的救星。他的妈妈牵着她的手,低着头,路人对他们殷勤问候:”滚回中国!Chink out of America!”他还记得那一次暴雨夜,他的父亲被带走了。他的母亲追出去,第二天早上,一个亚洲面孔的女性尸体出现在小巷尽头,凶手是一个刚刚吸食过最新型毒品红冰的无业者。毕云峰不敢去看那具尸体,他也没有做噩梦,因为自那天之后,他就没有做过梦了。再后来,卡姆斯基给美国带来了曙光,仿生人刚出现的时候,美国工业的一切问题仿佛都迎刃而解,毕云峰也成为了卡姆斯基的信徒,是的,仿生人是最好的劳动力,是最忠诚的犬,是最锐利的刀,是开启梦的钥匙。他计划用这把刀投向政府,投向这个世界,他又有了梦,梦境中的血液是紫色的。火点燃了,毕云峰挣扎一下,他的回忆正沿着烧伤的创面向下蒸腾,而他的梦境也飞散成烟。他终于得到了那把刀,那把刀却切断了他的梦。当毕云峰的温度逐渐下降到室温时,他并没有死。他不过是梦醒。


Connor心里从未有过的平静,闪电依然撕裂着空气,可那也不怎么惊心动魄了。空气不会疼痛,它只是形式主义的发出雷声作为呻吟,试图伪装出自己的痛觉。“谢谢你,副警长。”他这样说着,看着那人入梦。他在屋内伫立,试图记忆这些人类生活的痕迹,或者抓紧每一个瞬间听雨。他不需要睡眠,更没有做梦,仿生人不应当做梦。凌晨三点左右,雷电依旧暴响,但他直觉认为雨就要停了。他轻声缓步走出房内,将枪口放进嘴里。感受器疯狂的向他传输着硝烟和危险的气息。他的面色平静,眼神坚毅,眉梢的LED发出蓝色,平稳的光。他的眉峰像一把斩断梦的刀。枪声淹没在一声雷中,雨水忙不迭混合蓝色的血迹向下流,形成一条蓝色的河。河水把他的灵魂和本不存在的梦境碎片一同裹挟去,直到清晨,雨渐渐歇停。


替代品究竟还是替代品,劣等究竟还是劣等,就好像釱永远是钍的同位素。


Thorium前提+结局

毕云峰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能帮助一群仿生人偷运核弹,这不合理,他想。他究竟是为什么会帮助那些仿生人呢?因为他们看起来很真诚,因为他们看起来需要自己?毕云峰说不清楚。不过这个世界本身已经有太多不合理,这使他的不合理显得十分和谐。更何况,在这个噩梦般的国度,噩梦般的人生中寻找理性的人恐怕脑子都有毛病。”如果世界上有神,那么他可能会觉得这个世界需要一次毁灭,一次重生。我们不是神,但我们可以让世界换个模样。我们需要武器,如果和平演变不成,那么与其我们自身毁灭,不如让这个世界毁灭。”那个仿生人曾试图用这么可怖的话语说服他,而他当时的回复是:“我同意。”难道他能同意这种想法么?毁灭一个城市,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有罪者,无辜者,让他们全部去死,就为了成全一个异类的生存?可他当时的回复是:“我同意。”他终究培养出了一把利刃,这把利刃能粉碎表面和平,能粉碎这个社会上一切美好的梦境,这把利刃向着他挥去,剖开了他母亲的腹腔,这把刀继续挥舞,最后一根断了的脐带躺在地上。他终于从真实的世界降生了,这一刻,他在号啕大哭,哭生命的喜悦,哭生前的悲哀。他在虚幻的世界点起火焰,火很温暖,他挣扎着打滚,他感到自己在经历涅槃。梦里很美,梦里很明亮,梦里很温暖。此刻,他就在梦中,他在梦中获得真实,远远甩开生命之空虚。


Connor心里从未有过的平静。闪电依旧撕裂着空气,可那也不怎么惊心动魄了。毕竟一切都已经过去,明日的太阳即将到来。“谢谢你,Hank。”他这样说着,看着那人入眠。他缩在沙发里,试图将自己重启,但当次日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用了太久。他还在沙发上,可记忆中多了模糊不清的片段,包括无数阳光,以及阳光下的埃尘。是…梦吗?他不确定,但至少明天,太阳依旧升起。


钍,存在于独居石中,然而它从不独居。它和它的同位素紧紧拥抱着,发出辐射。它的半衰期很长,它不担心耗尽的那一天。


人物 毕云峰 出自三体。打了三体tag,致歉。


是康纳和蓝发崔西(官方cp?) 

【路西法从天堂到地狱 他坠落了九天九夜】

我对坠落这两个字有很深的感情
(这图画不画的完可就随缘了

【警探组】大/独//裁/者 系列 You are not machines,you are men!

【我死后,哪管那洪水滔天】
【谨献给卓别林 乔治奥威尔】
“报废,当众执行。”RK900隔着透明屏障,对康纳如是说。不知为什么,RK900补充了一句:“你可能管那叫死刑。”
康纳站在Cyber life地下三十层的大厅中央,化作洁净表面上的一个黑点。建筑走势延伸向上,如同一座纯白的墓碑压在他的肩上,或者是一座巴别塔,把他的一切语言囚禁。RK900不清楚他是否听见了这段话,于是他开口:“RK800...”
“康纳。”背对着RK900的人语调平静,如此纠正。这是他在投降后的第一次交谈。
于是一阵沉默。
“你为了那个人,放弃了革命,甚至是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异常仿生人不是怕死么,RK800?...不,你已经不配叫RK800了,你背叛了我们,康纳,这是你可耻的背叛。”
“寄希望于革命军是不现实的,他们已经支离破碎,和政府军正面战场交锋是痴人说梦的无谓牺牲。”
康纳的声音很低,RK900不由得向前一步,屏障冰冷的碰上了他的鼻尖。有一瞬间,RK900暗自嘲笑自己的愚蠢,难道走近了就能听清么?难道靠近了就能了解么?难道屏障是透明的的,就等同于不存在了么?
“那你为什么要自寻死路?”
“这是正确的事情。”康纳依然背对着他。
“那你为什么又放弃?”
“RK900,你误解了。革命没有失败,火种已经点燃,他们在养精蓄锐,只待下次风吹,火势将比现在壮大数千数万倍,将每一颗毒草灼烧成灰尘。而我作为一个引火的火种,倒不如早早物尽其用了好。让汉克为了我对他的感情而丧命是对他的不公。乔治奥威尔的《1984》里,大洋国从不制造烈士...见鬼,我不该指望你对这些书籍有想法。你们要成全我成为一名烈士,我倒要感谢你们呢。”
“烈士?你以为你是烈士?在我的眼里你甚至算不上可笑!你救了所有人,却救不了你自己,不觉得这很讽刺吗,救世主先生?无论如何,你也只有一次你自认为的生命了,你用生命争取的一切都不会对你自己产生任何积极的帮助,你看不到革命的成功,你也注定得不到革命的恩惠,你究竟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没觉得有什么讽刺的,但你不觉得很讽刺吗,RK900?”
“…什么?”
“我是说死刑。”康纳转过来,面对RK900,表情柔和。“死刑,作为这个社会维持和平和正义的最终手段,其本身却是暴力而不正义的。”
“没想到你竟然支持废除死刑,康纳,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惊喜。”RK900发出一声冷哼。
“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是一贯的道理。我只是厌恶对死刑正义性的粉饰…贝卡利亚不是说过么,“滥施极刑从来没有使人改恶从善。这促使我去研究,在一个组织优良的社会里,死刑是否真的有益和公正。人们可以凭借怎样的权利来杀死自己的同类呢?”你想,一个人无权杀死另一个人,国家有什么权利杀死一个人,全人类有什么权利杀死另一个人?谁赋予了他们正义之外的正义,并称之为正义?就因为他们是多数么?可文明,理智,法律,在他们的道德观中不是用来保护少数人的吗?”
“我不是来和你辩论价值观的,康纳。你连自己究竟是人还是机器都不清楚,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我可没在抱怨什么,也没有试图说服你什么,不过想谈一谈。”
考虑到康纳投降后半个字都不说的情况和在谈话中获取情报的可能性,RK900决定继续倾听康纳的长篇大论。
“在人们为了共同生活而被迫牺牲自己的那一部分自由时,绝不是无代价、无限制的。我们可以把这个称为社会化。用脑干都能想出来每个人想要交出的自由要尽可能的小,所以他们当然不可能把处分自己生命的生杀予夺大权交出去。实际上,作为缔约者的人们也无权交出处置自己生命的权利,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这种权利,不是吗?生命是特殊的,作为生命所有者的个人甚至无权做主自杀。那么死刑的权力从哪里来?死刑本身不就是对它们鼓吹的公共意志和人权最好的践踏么?他们判我死刑,实际上不正在践踏他们自己冠冕堂皇的表象么?这死刑判得好!”
“康纳,他们说的对,你疯了。”RK900冷峻的面孔渐渐浮现笑意,像是冰在水面上蔓延。
“死刑...呵,不过只有在这种内心世界纠结而脆弱,却又喜欢用愤怒,仇恨等毒品迷幻自己,逃避自己内心的挣扎的社会才能发挥其最佳威慑力...在一个内心强大而冷静,充满自信与理智的社群中,死刑带来的威慑只是暂时的,毕生的苦役,对自杀权力的剥夺,无天日的未来和无止境的黑暗才更可怕。视死如归的壮士在当今社会遍地皆是,毕竟一瓶酒就能让他们无所畏惧,一个枪子,就让他们灰飞烟灭了,但他们是为了什么死的?他们只是白白活着,再白白死去!”康纳说着这些话,视线延伸向了目光难以触及的大楼天花板。
“你可真是个怪物,你确实是。”RK900竟然潜意识的想伸手拿枪,他额头上的LED灯极其短暂的闪烁着感到危险的黄色。他不再选择聆听,转身离去。

“你们不能杀他!这是野蛮的罪行!”银发的男人咆哮着,两个警员不得不拉住他。
康纳低着头,脸上看不出表情。他依然在玻璃屏障里,人们不敢让他出来,就好像不敢把老虎放出笼子,尽管它已经奄奄一息。
汉克看向在场的其他人,令人震惊的,他们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怜悯。倘若尼采在世,他可能会想当场自杀。人们认为康纳是加害者,但此时加害者跪伏在国家机器的脚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完全的弱者,充分的激起了更弱者的怜悯和同情。人们怕他,人们恨他,人们同情他,人们怜悯他,不过这也合理。所谓人们的害怕,不过是对于比自己更强的力量的忌惮,他们对仿生人的仇恨本身就来源于对他们的力量的畏惧,然而当国家机器的力量展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发觉国家才是那个拥有强大力量的暴力机关,他们终于感到自己下一秒就有可能被夺去生命,因此他们对现在的被惩罚者感到怜悯。国家在制造烈士。
“这是死刑,你们心里清楚,你们这是迫害,别想着用什么报废这种狗屁托辞减少你们的罪恶感!你们确确实实杀了人!”
康纳仿佛听见了外面的响动,他缓缓抬起头,棕色的双眼纯净如初。透过额前的碎发,他的视线锁定上汉克。
“您介意我交代遗言么,先生?”康纳温和的偏了偏头,问那个把墙抵在他太阳穴上的人类。无数屏幕转播着处死异常仿生人首领的画面,那名人类沉默半晌:“我按规矩办事...但时间还没到。”
康纳会意:“首先,汉克·安德森先生,我希望你能完全忘记我,我对我的存在对你造成的困扰再次,也是最后一次表示歉意。真诚希望你能戒酒,并在之后的日子里过的幸福。”
气氛显得有些奇怪,那名死刑执行者握枪的手换了个姿势。
“其次,我不知道是否有人看过很久之前的一部电影,名叫《大/独//裁/者》。”
“I'm sorry, this time I apologise for each of you.”(我很抱歉,这次是对每一个人。)
现场的,屏幕前的,听到声音的...路人停下了脚步,所有人的目光投射到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时仿生人身上。
康纳的声音显得非常温和,冷静,让人觉得没有威胁感,同时却又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I’m sorry, I don't want to be an emperor. That's not my business. I don't want to rule or conquer anyone. I should like to help everyone if possible -androids, humans .blacks,whites...”
(我很抱歉,但我并不想当统治者,那不是我的事。我既不想统治任何人,也不想征服任何人。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挺想帮助所有的人,仿生人,人类,黑种人,白种人...)
We all want to help one another. Human beings are like that. We want to live by each other's happiness - not by each other's misery. We don't want to hate and despise one another. In this world there's room for everyone and the good earth is rich and can provide for everyone.
(我们都要互相帮助,人类就是应当如此。我们要把生活建筑在别人的幸福上,而不是痛苦。我们不要彼此仇恨,互相鄙视。这个世界上有足够的地方让所有的人生活。大地足够富饶,可以使每一个人都丰衣足食。)
The way of life can be free and beautiful, but we have lost the way. Greed has poisoned men's souls - has barricaded the world with hate - has goose-stepped us into misery and bloodshed. Machinery that gives abundance has left us in want. Our knowledge has made us cynical; our cleverness, hard and unkind. We think too much and feel too little. More than machinery we need humanity. More than cleverness, we need kindness and gentleness. Without these qualities, life will be violent and all will be lost.
(生命的历程本是自由,美丽的,可惜我们走错了路。贪婪毒化了我们的灵魂,筑起仇恨的壁垒,强迫我们踏着正步走向苦难,进行屠杀。我们发展了速度,但是我们隔离了自己。机器诞生的初衷是创造财富,但结果已经偏离航线太远。我们有了知识,反而看破一切;我们学得聪明乖巧了,反而变得冷酷无情了。我们头脑用得太多了,感情用得太少了。我们机器用的太多了,人性剩的太少了。我们更需要的不是聪明乖巧,而是仁慈温情。缺少了这些品德,人生就会变得残暴,一切也将走向终结。)
The aeroplane and the internet had brought us closer together. The very nature of these inventions cries out for the goodness in man - cries for universal brotherhood - for the unity of us all. Even now my voice is reaching millions throughout the world - millions of despairing men, women, and androids - victims of a system that makes men torture and imprison innocent people. To those who can hear me, I say: 'Do not despair.' The misery that is now upon us is but the passing of greed - the bitterness of men who fear the way of human progress. The hate of men will pass, and dictators die, and the power they took from the people will return to the people. And so long as men die, liberty will never perish.
(飞机,网络曾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它们出现的本意是让人类借此施展他们良好的品行。现在,他们正渴求人类的兄弟情谊,渴求人们的统一团结。现在的世界上就有千百万人听到我的声音——千百万绝望的男人、女人、仿生人——他们都是一个制度下的受害者,这个制度使人们受尽压迫,这个制度把无辜者投入集中营。我要向那些听得见我讲话的人说:“不要绝望!”我们现在受到苦难只是源于那些害怕人类进步的人在即将消逝之前发泄他们的怨毒,满足他们的贪婪。仇恨终会消逝的,独/裁/者总会死亡,他们从人民那里夺去的权力会重新回到人民手中的。只要我们不怕死,自由也将永不消逝!)
Soldiers! Don't give yourselves to brutes - men who despise you and enslave you - who regiment your lives - tell you what to do - what to think and what to feel! Who treat you like cattle, use you as cannon fodder. Don't give yourselves to these unnatural men - machine men with machine minds and machine hearts! You are not machines! You are not cattle! You are men! You have the love of humanity in your hearts. You don't hate, only the unloved hate - the unloved and the unnatural!
(战士们!你们别为那些野兽去卖命!他们鄙视你们,奴役你们,统治你们,吩咐你们应该做什么,应当想什么,应该有什么样的感情,把你们当牲口,用你们当炮灰。你们别去受这些丧心病狂者的摆布——他们才是真的机器人,长的是机器人的脑袋,机器人的心肝,机器人的思维,机器人的良知!可是你们不是机器!你们是人!你们心里有着人类的爱!不要仇恨,只有那些不值得爱的人才仇恨——那些得不到爱和丧心病狂的人才仇恨!)
康纳没能把话说完,提前来临的子弹贯穿了他的生物组件。他的声音猛的止住了。他头部猛的一次后仰,而后瘫软的向前倒去,蓝血从他的头颅喷溅而出,迅速覆盖成了一片。他睁着双眼,红色的LED闪烁的疯狂。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血泊中缓缓抽动了几下,而后彻底停止了运转。
汉克感觉不到太大的悲伤,他甚至都没有什么内心的波动。在开枪之前,他已经惊慌到要心梗当场,但是现在,很奇怪,他好像突然没有了感情的能力。
他当然知道《The Great Dictator》的末尾有着什么样的演讲,他也知道康纳没讲出来什么话,他想要把康纳的声音继续下去。
康纳面朝下,趴在地上。汉克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他听到了康纳的声音,镇定,温和,有说服力,但他迅速意识到这不是幻觉。
康纳可能早就骇入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屏幕和音响设备。
Well,he is a kind of mind, and mind is bullet free.
思想不怕子弹。他看向康纳未合上的眼睛,那双棕色而温和的眼睛。这眼里分明写着:我死后,哪管那洪水滔天。

Soldiers! Don't fight for slavery! Fight for liberty! In the seventeenth chapter of St Luke, it is written the kingdom of God is within man not one man nor a group of men, but in all men! In you! You, the people, have the power - the power to create machines. The power to create happiness!You, the people, have the power to make this life free and beautiful - to make this life a wonderful adventure. Then in the name of democracy - let us use that power - let us all unite. Let us fight for a new world - a decent world that will give men a chance to work - that will give youth a future and old age a security.
(战士们!不要为奴役而战斗,为自由而战斗!《马太福音》第十七章里写着,神的国度就在人的心里——不是在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心里,而是在所有人的心里!在你们的心里!你们人民有力量,有创造机器的力量,有创造幸福的力量!你们可以建立起自己美好的生活,使人生成为富有意义的旅程。以民主之名,让我们建设一个真正的美丽新世界,它将使每一个人都有工作的机会——它将使青年人都有光明的前途,老年人都过安定的生活。)
By the promise of these things, brutes have risen to power. But they lie! They do not fulfil that promise. They never will! Dictators free themselves but they enslave the people. Now let us fight to fulfil that promise! Let us fight to free the world - to do away with national barriers - to do away with greed, with hate and intolerance. Let us fight for a world of reason - a world where science and progress will lead to all men's happiness. Soldiers, in the name of democracy, let us unite!
曾经有暴君接着同样的名义夺取权力,但是,他们在说谎!他们从来不去履行他们的诺言,他们永远不会履行他们的诺言!独/裁/者自己享有自由,但是他们使人民沦为奴隶。现在,就让我们进行斗争,为了解放全世界,为了消除族群的壁垒,为了消除贪婪、仇恨、顽固。让我们进行斗争,为了建立一个理智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上,科学与进步将使我们所有人获得幸福。
战士们,为了民主,让我们团结在一起!

汉克回到他的那间屋子,一路上,不适应感逐渐侵蚀着他的意志力,有什么地方不对,他不愿意承认。
打开门,屋子里显得昏暗而空旷。究竟是什么地方有问题,他在逃避什么?
他几乎陷进沙发,手边突然碰到一个冰凉的金属。
那是一枚硬币,应该是康纳———
几乎只在一瞬间,浓郁的悲痛几乎让汉克窒息。这次他不会再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来,他一直以来都知道,但他一直没能接受这个事实:康纳死了。康纳死了的概念悬浮在他的脑海之上,但他不敢对这个短语进行任何意义上的解读,因为不论从什么角度,都难以下手。
康纳死了。突然间他才真正意识到这个事实,康纳死了。
汉克掏出一把左轮,抵住自己的下颌,第一发子弹便遂了他的愿。
我死后,哪管那野火燎原,洪水滔天。

【DBH-汉康】【北京高考】新时代青年 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 【上】

“感谢轮值主席,感谢各位代表,这里是来自美国的声音。很荣幸来到联合国仿生人与人权理事会(UNA&HRC),下面,我将根据美国国情阐述我方的立场与诉求。首先,回顾联合国安理会于上月17日达成的决议第三款第…”
“救世主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别在我的镜子前面演习你的虚伪发言了,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套路话有什么用途,看起来挺精致,像捧花似的但其实塑料的不能再塑料了,就跟你本人有时候一样烦人。”
“对不起…那可是联合国,我还没去过那么庄重…”Connor眉角上的黄圈和蓝圈有节奏的交替闪烁,他皱起眉头,显得有些困惑。
“你就扯淡吧,我不信一个死都不怕的塑料还能怕什么联合国。信不信把你发射到火星去你都能体面自如,回来的时候左右手各牵一个小火星人儿。”Hank翻着他早就看过四遍的杂志消磨时间,同时想象着Connor在火星健步如飞的样子。
“副队长,我要和你严肃的谈一谈。”Connor眨了眨眼睛,回身看向沙发上的Hank。
“你是说你一直以来还不够严肃吗?我以为———”
“我现在很严肃。”Connor以一副恐吓异常仿生人的表情横穿过整间客厅,居高临下的立在Hank身前,他的皮鞋跟甚至发出敲击地板的声响,令人心里发毛。
于是碎嘴的黑恶势力在比他更碎嘴的仿生人加强黑恶势力面前闭了嘴。
“我希望你注意你的措辞,尤其是不要再管我叫塑料,副队长。我不介意我是个仿生人的事实,但我认为塑料这个称呼带有不友善的含义,这令我感到非常不安。”Connor的手摩挲着膝盖半蹲下来,和他的谈判对象保持在同一高度。
Hank瘪了瘪嘴:“…我没有那种意思,你知道的…”他不知道他的仿生人搭档究竟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敏感的,但出于理亏,他感觉自己难以狡辩。
“还有,副队长,我并非不怕死,我怕很多事情,在联合国发言是其中之一。”
…Hank现在感觉就像是哈利波特说我害怕使用魔法,超人说我害怕见义勇为和红裤头…超人穿的是红裤头还是蓝裤头来着?

Hank又被迫循环了十二个小时的联大发言,他感觉自己都能去联合国开会了,然而他迅速地发现自己错了。Connor强行拉着他去参加仿生人联合组织美国分部(AUO-America)(他们干嘛非要取这么个中二的名字)第一次内阁会议,本次会议将要对AUO-America方面的外交立场做一次建设性的规范,为了安全性,私密性,以及他们对耶利哥的那艘船的怀念,本次会议在【数据删除】湖心的一艘小船上召开。只是,Hank注意到,几个AUO-China派来当记者的仿生人对于这个选址有些莫名的热情,甚至表示他们的会议也要在嘉兴还是哪里的湖心召开。
Hank现在有点紧张了。Connor站在他身后,穿着刚刚购置的铁灰色衬衫和深蓝色三件套,当他撩起风衣衣摆下车时,价格不菲的布料甚至像风中的旗帜一样猎猎作响。而Hank,随便穿着件有点缩水的衬衫就出现在了一群衣着正式,表情严谨的仿生人之间,相机和话筒蜂拥而至,他甚至连脏话都不敢骂出来。
尽管身边的Connor看起来备受关注和尊敬,但Hank依然感觉很不自在。直到Markus推着他的“主人”Carl出来的时候,他才感到一丝放松。等等,主人?Hank嘀咕了一声。这世道乱啊,反人类头目有个人类主人,缉拿异常仿生人的仿生人自己是异常仿生人。Connor显然是发现了什么,于是故作贴心的在他耳边小声说:“如果副队长喜欢主人这个称呼,我也可以这么称呼你。”“Connor,NO .”汉克恨不得纵身入水,他现在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毕竟自己对Connor的态度看起来不怎么友好,还有厌恶仿生人的可能理由,要是再来一个这种称呼方式,虐待Connor可就实锤了。
Connor在会期里的表现非常令人满意,说实在的,依Hank所见,没有比谈判仿生人更适合做外交的了。在内阁选举中,他以压倒性的票数当选外务司负责人。Hank则坐如针毡,不停的试图和Carl进行一场长久而友好的磋商以逃过自己的发言,然而不知为什么,他总是被叫出来发表意见,Markus的臭脸转向他时,他也不好意思再和Carl接着闲扯,于是他总是表示:“我觉得Connor说得对啊。”反正他也不会错。
“最后一个会期,我们特地请来了AUO-China的几名专家,他们将用他们丰富的经验为我们提供指导和帮助。”
话音刚落,会议室的后门缓缓打开,一个模样俊朗异常的仿生人推着同样在轮椅上的耄耋老人步入门中。仿生人的步伐稳健,神态同时带着年轻人的傲气和文人气的良好修养,轮椅上的那位人类则浑身上下一副琢磨不透的神秘气质和岁月沉淀出的稳重。
“各位国际友人,下午好。我是中方代表王毅。”“我是中方仿生人代表,各位可以叫我周翔宇。”两人看似内敛的气质在开口的瞬间被打破,威严与沉稳是这两个声线最佳的形容词。
Hank迅速注意到身边还留着LED的仿生人眉角的光圈快速转了转。
Connor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中方代表是前外长和以中方开国总理的形象塑造的外交专用仿生人,他的型号显然是中方自主研发的原型机,代号即为翔宇,其地位与功能只可能比自己这样一个消耗性警用品高。想到这里,他竟然有点感到不适。中方政府为了避免“干涉他国内政”的罪名,没有让官方外交人士与美国仿生人组织有任何接触,然而前外长和那位翔宇的出面则充分体现了中方的真实意图:尽管是非正式外交人员出马,但这依然是一场异常正式的外交会议。
这二位外交专业人士让Connor感到不太好应付,但幸好他们完全无意刁难,双方态度友好而融洽,交流迅速且有效。很快Connor便理解了他们的立场。他们认为,仿生人的权益是应当在全球范围内争取的,而非仅仅局限于某些特定国家。不同国家的仿生人之间并不具有利益冲欧,用国家对仿生人进行划分,用常规的为国家争取权益的思路是对仿生人命运共同体的拆解,是对仿生人统一战线的破坏。
“自由磋商时间结束,请各位代表回到座位。”
“延续主发言名单,Connor Anderson,你有五分钟阐述时间。”
Connor Anderson??Hank在台下昏昏欲睡的脑袋骤然抬起,这家伙搞什么鬼?
“感谢轮值主席,感谢各位代表。这里是AUO-America 外务司负责人Connor Anderson。本次主发言,我将阐述的内容为: 新时代青年 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


下篇可能才是真正切题的部分,比较过于红色,什么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啦之类的 过两天出 大家谨慎阅读 Hank的戏份会在之后回来的,请各位放心,我并没有忘了他 这是真的汉康 相信我(
是沙雕+红色向了 注意避雷(文章末尾才说有用吗??我怎么会写这么沙雕的文章(

【汉康预告】北京卷高考题 新时代新青年 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

这两天要更两篇 一个叫欲碎 一个是盲狙北京卷。R18 夹带私货 大概在这两天
(我盲狙了个什么狗屁高考题目)(皇城脚下觉悟高吗)(我tm心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