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德小姐

物理 小提琴 博尔赫斯 尼采 鲁迅 填词曲绘 二战 热衷智障

我要出老维的文了
偏内什么色废料那种
注意避雷 大概过两天
附心中老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977220
不多bb了 我是曲绘但我不是画师 不要给我红心 去听歌 去评论 谢谢爸爸

超级飞速的摸左半边 右半边是闺蜜的👉其实是胸像(

图透一下(什么
和赤er生女儿(什么
右手和胸一开始画错了 参考了一个人体教程

暴雨 【维德 瓦季姆 有原创人物 慎】

维德撑着一把黑伞,沿着大桥的边缘走着,瓦季姆在他身侧两步左右的位置跟随,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雨下了一整天,没有停的意思,只是不停的有雨滴麻木的坠到伞上,坠到地上,融进江河,轰鸣而下,发出垂死时狂暴的怒吼。
他的手探进黑色风衣的口袋,迅速而流畅的转身,将手上的枪指向空旷的身后,没有看瓦季姆一眼:“我建议跟踪狂抓紧时间滚回家找妈妈,雨大了可就来不及了。”
于是一个过分纤细的身影缓缓出现,她戴着大檐帽,踱着轻慢的步子,风衣的下摆空晃着,露出一截苍白的小腿。“您又是怎么确定我的存在的?”她的声音好像压抑着颤抖。
“我听见你了。说在前面,总有一天有人要杀了我,但那天不是今天,那人也不是你。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不是杀手,我是一个消息。”那女人自顾自的说起来,带着一股自然的,居高临下的姿态,却又因为畏惧微微瑟缩。“主很欣赏你,如果你选择正确的道路,那样你会走的更远。你比谁都清楚人类和主的差距,你救不了他们,他们更不值得被你拯救。主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真相,名望,权力,也能夺走你的一切,生命,精神,理智,以及整个客观的物质世界。”
“那就来吧。”维德好像有些厌倦了,勾了勾嘴角,放低了枪。
那女人沿着桥继续往前走,两人相距不过两步,然而维德依然没能看见她的脸。她的帽檐低垂,只有红唇给人一丝熟悉的感觉。
“瓦季姆先生近来如何?”她这样发问,同样笑着。
“他死了。从我们脚下的这座桥上坠进水里,你我都很清楚。”
瓦季姆依然是安静的站立在维德视线的边缘,没有撑伞,衣服也没有湿,和今天早上的葬礼,相框里他的样子几乎没有区别。
“是你杀死的他,你我都很清楚。”
“没错,看来这是我们第一次达成共识。”
“你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光明正义啊,一个人,一百个人,杀死全人类,对你,应该也不算重要吧?你根本不在乎正义,不在乎伦理道德,你甚至不在乎客观事实和物质规律,你究竟渴求什么?控制欲?你的野心究竟向哪里?”
“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畏惧三体世界吗?因为我没有任何想要拥有的,没有任何拥有的,也没有任何可失去的。”维德突然说起这么一句。
是的,瓦季姆在死后,出现在了他的家门口。那天早上维德推开房门时,他就在那里。维德盯着他,没有采取任何动作,也没有说话,直到目睹一只蜻蜓穿过了他的面孔。于是维德迅速移开了视线,若无其事的拉开了车门,坐在驾驶位,他小声嘟囔了一句:“早上好。”
此后“瓦季姆”一直跟随着他,沉默,且一天比一天像他靠近。他有时候手指拿着一只打火机,有时候是照片,有时候则是一把餐刀。今天早上维德睁眼时,瓦季姆已经坐在他的床边,端详着那把银制的刀了。至于今天,瓦季姆的葬礼,这位瓦季姆也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侧。维德有几次近乎疏忽,要叫瓦季姆前来了,但几乎是一瞬间,他又回到了现实。
除此之外,他最近也常常见到瓦季姆的信息。他的简历,档案,个人信件屡次三番的出现在了他的信箱。这些信息维德早就已经清楚,但仍是不感兴趣,只是扔进碎纸机。瓦季姆在克格勃,瓦季姆修建“暴风雪”,瓦季姆的妻子和他可爱的小女儿,甚至是他们的情书...维德就算再迟钝,也应当能猜到这之中的意味。
“不过,这位女士。”维德将手中的伞递给她,另一只手扶起她的帽檐,又撩起她耳畔金色的碎发。“我们先前是否在哪里见过?”
维德想起她是谁了。这是他刚进CIA的时候遇见过的一名军医,曾被敌对组织劫持作为人质。维德拽着她的胳膊把她一滩血迹里拖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害怕到连飞鸟都能看成子弹了。此后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失踪。准确的说,和失踪的事情最相关的,恐怕还是维德。战略指挥控制中心主任被投毒了,而维德不知为何拥有了逾越职位的权限,“综合考虑”做出了一些至今非常具有争议性的决议,最终导致的结果中包括了对她所在的Site-7的“战略性放弃”,高级研究员和全部设备安然无恙。
“我见过太多不该发生的事情,维德,你得承认,很多时候人类是很让人失望的。悔改吧,就当是为了自己赎罪。维德,你是一个好人,现在回头还不晚。”她琥珀色的双眼闪烁着异样的波动,向前靠近。
“之前的事,不管你信不信,我很抱歉。”雨水顺着维德的眉眼流淌,又从他的脸颊滴落,“但我对赎罪和悔改不感兴趣,我对我的一切行动负责。我离善良比你以为的远,否则我也不可能活到现在。黑暗才是永恒,其余的不过是人生的幻光。你这样的人,不过是碰到了一滴冥河水,就以为自己已经见过了地狱,披着博爱的外衣,举着激进的旗帜,呐喊着自以为的正义,仿佛真的能够迎来光明似的,很可悲啊。”
“你这样抵触我们又是为了什么呢?你就没有想过,为了你所谓的正义而死的人又是怎么想你的?这值得吗?”
“死人不会思考,孩子,这对我没用。你除了这些还有别的话说吗?”
“...我们可以回去,维德,只要你...”
枪响,子弹贯穿了那女人的小腹,维德牵起她的脖颈,将她推下了桥。她手里握着维德的黑伞,轻盈的坠落下去,像是某些童话故事里的场景。
维德转身,继续向前走,雨水钻进他的衣领。瓦季姆跟在他的身后,依旧是沉默。
回到家中,文件里出现了一张照片。是瓦季姆和他的妻子,女儿的合影。照片里他的妻子笑颜灿烂,金发红唇,年轻而美丽。维德突然想到那女子,似乎也是金发红唇,年轻貌美,但她的名字叫什么呢?维德发觉自己不记得了,也不感兴趣。他把那张照片扔进碎纸机,转过身,发觉“瓦季姆”已经消失了。

请允许我隆重吹爆国家大剧院2018漫步经典开幕 “时空穿梭-从穆索尔斯基到披头士”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音乐会。
首先 从曲目方面简单说一下。在浪漫主义爆表的蓝色灯光下,穆索尔斯基的荒山之夜用其独特的迪斯尼的画面感直接征服了...不能说全场,至少征服了我本人。然后是我们的重头戏拉二,第一片段钢琴主奏的第二主题我真的很喜欢。弦乐好像没仔细听,光顾着听钢琴了,下面我瞎吹一通,有什么bug我不负责:颤音华丽,刮奏...好听,层层递进,总之我喜欢。钢琴主奏由于观众的巨大热情返场,但我还真没听出来那是什么曲子。现场气氛高涨,钢琴主奏最终又一次反场,一屁股坐在琴凳上的时候乐池里的观众爆发出欢快的笑声,全场陷入了欢乐的海洋hhhh 这次反的什么曲子我记得我当时听出来了 但我现在忘了,允许我回忆。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一号芭蕾组曲 说实话我之前没听过,但真的,好听,同志们,好听,而且特别契合佩特连科(我们稍后再吹指挥和主奏吧),愣着干嘛,bravo啊!值得一提的是,(应该是佩特连科有意独创的)有一个特别的停顿,violin集体大力翻谱“哗啦”,可以说是非常有意思。然后就是the Beatles part了,除了吹爆我还能说什么,灯光换为潜水艇的黄色,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和imagine编的韵味十足,hey jude我身后突然有个声音特好听的小姐姐大声跟唱,我右手边小帅哥也开始唱了所以出于从众心理我也愉快的唱了起来(bushi),佩特连科在nanana片段用其特有的骚气带动全场观众,男女老少鼓掌齐唱,气氛热烈爆炸,结束后掌声雷动,鼓掌到失去知觉,于是佩特连科众望所归返场,乐团演奏theBeatles另一曲目(我突然失忆了),依然是带动鼓掌,依然是气氛高涨,于是佩特连科在一次众望所归返场,乐团演奏《我的祖国》,全场瞬间爆发出核爆般的掌声,在指挥的撺掇下开始了大合唱,“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演奏在闻者动心见者落泪的氛围和经久不息的掌声中结束。
主要吹一下佩特连科,他真的很骚气,指挥肖第一号芭蕾的时候那个小动作,瞬间击中我心脏,同时具有超凡的热情和力量感,感觉像是练拳击转的指挥,只能说不愧为“年度艺术家”。
钢琴主奏吉特伯格感情真的很充沛,也真的很热情,个人认为对拉赫马尼诺夫的诠释数一数二,演奏层次分明,无与伦比。
总结:吹爆 我爱佩特连科 吉特伯格和佩特连科真帅。
顺便一提,坐在我右手边12号位的小哥(通过对他和10号位的小哥中英夹杂的对话,我觉得他好像被耶鲁拒了,普林斯顿拒了,Skype面试的哈佛录了 musical history学的很好 看足球 喜欢德意志安魂曲)为什么那么帅啊!!!真的特帅 是真实意义上那种特帅。肖第一号芭蕾组曲的一个处理特别有意思,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俩就迷之默契扭头,迷之默契相视一笑,哇一瞬间击中心脏(醒醒 好好学习考哈佛吧

八百年前旧图混更新

考完我就填坑系列 还有四天(
同人
维瓦 维峰 章维 果然维德是我钦定的(
底特律我跳进900没脖子大坑里特开心(
还有马康 还有性转(
旧坑意思意思埋了我想起来再说
图:
医生曲绘x2
初音原创曲x1
星尘电音x1
原创:
去基金会官网投自己的scp 希望不会被down

最近真的非常低落 非常 异常低落
欢迎来到我的领域。如果有人想进去的话我会给邀请码,并详细解释加入方法。
(app是朋友做的 很优质)
主要是文学与三观的输入输出,嗯。

关于底特律的哲学/化学/红色/悲惨世界存梗

好多坑没填 却依然哭着喊着要挖坑 先放着别忘干净了

比如 我一直想写一个底特律的哲学探讨 基本上是仿生人与人性论 就是休谟问题的改版,什么事实命题导出价值命题,什么“什么是感受”,“什么是善恶”,自然主义伦理学,自然主义谬误(这个真的适合底特律!)直觉主义伦理学,还有维特根斯坦那一套日常语言哲学。感觉要是真的写完了估计还挺有价值的,哲学这东西还是很好玩的。底特律其实真的很适合哲学探讨,真的很想看到更多哲学类文章啊(sigh)
一直想写一个底特律的化学讨论 主要是釱是钍的232同位素 然后怎么红冰怎么晶体怎么晶系怎么辐射怎么核反应
一直一直特别想写一个共产主义底特律 基本上就是什么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蓝血已经沸腾要为胜利而斗争 还有法国六月革命那个悲惨世界梗 建立巴黎公社然后给推了,高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之类的感觉。
然后我的沙雕坑和scp坑还没填(
我就随便码一下 估计要等到下辈子了(
随便打个tag 心情悲伤(